第12第3章 可曾通灵犀

作品:《我不是灵宠

    这声召唤如春水般温柔无穷,可小猪听到的刹那,浑身顿觉冷意四起!

    竹篱墙外远远的站着俏生生一道白色身影,不是尹若雨又是谁?

    小猪来不及细想,迅速跑到路云初腿边低声说道:“路云初,假如你师姐问我们有没有通灵犀,千万记得说还没有!”

    说完,又极速地溜离路云初身边,找了阔别他的小院一角,远远的假装傻猪样懒懒地趴下。

    路云初被小猪的话说得有点懵,站在石桌边茫然地看着院角那只假装跟他不熟的小猪,一时之间不明所以然的怔住。

    “云初!”

    温柔的召唤声再次响起,转过火看往,尹若雨已推开竹篱门走进小院。

    “师姐!”路云初恭敬施礼回应她。

    尹若雨将一手提着的食盒放于石桌上,两只美目从走进小院便再没从路云初身上离开。

    “适才与师父一同用膳,方才听闻你已回庄。”边说着,边打开食盒说道:“正巧膳房本日做了你最爱吃的桂花糕点心,我便带些过来予你。如若能早些知道你本日回来,我便早些筹备食材亲手为你做桂花糕了。”

    “……”师姐,我真的不爱吃桂花糕……

    “不知师姐何时回庄?往清明观一路可还顺利?”

    自从落花城新悦客栈那晚之后,他便感到面对师姐时很是为难。这种为难反而使得他对她言行上更显恭敬,恭敬地拉远了两人之间的间隔。

    “我一路寻药,至清明观一切顺利,也是昨日方才回庄。”

    尹若雨答着话,一只纤纤玉手伸进食盒内,拈起一块桂花糕便往他嘴边送来……

    小猪安静地在角落装傻,实则一直留心视察二人动向。此刻见尹若雨要喂路云初吃糕点,不由感到画面好辣眼:这师姐还真是疼爱师弟……

    路云初见状,赶紧退后一步,不着痕迹地偏过火道:“方才已用过晚膳……”

    尹若雨举着桂花糕的手落了空,微微为难地收回手,轻轻将那块糕点放回食盒:“也罢,待你饿时再吃吧!”

    说完,似无意般环视四周,问道:“晚膳时听师父言到,云初此番将灵宠带回庄了,不知灵宠在何处?”

    夜幕下除石桌上点着烛火,其他处所都无照明。小猪所趴之处又是在院子角落,若不仔细寻找,还认真很难创造她。

    当小猪感受到尹若雨的眼力四处扫视时,她闭上眼,心里暗暗祈祷不要被她创造。

    只是祈祷还没完,她就感受到身上那种冷意更重了一分。

    未等路云初说话,尹若雨已经向角落的小猪走往。

    “云初,这便是你的灵宠吗?”

    话音落,她已经走到小猪近前,看着那趴在院子角落懒懒地似在瞌睡的小猪,她的语气虽温柔不变,背对着路云初的那双眼眸里却透出森森冷意。

    随着她的走近,小猪虽闭着眼睛,却还是觉出那两道向她投射来的凌厉眼力。这不由让她背脊发凉,全身汗毛立正,那种要挟再次侵袭着她的第六感。

    在尹若雨俯身欲伸手往抱她时,她适时的睁开眼睛,一副没睡醒懵懵的傻样,然后再用那种看到有生人靠近她时,惊吓得四处乱窜的样子容貌般跑开。

    她惊恐地跑向了路云初的方向。她是真的惊恐了,或者说是胆怯……

    在尹若雨俯身靠近她的一刹那,她闻到了她身上除檀香香味外,还有一股似有似无的味道,固然那味道很淡,但她还是闻出来了,那正是听雨苑那只口袋和浴房内的草药味!

    所以,正是尹若雨用草药泡澡,泡完再让丫头偷偷将药渣埋掉。她在隐瞒什么?

    路云初看她惊恐地跑向自己,一把将她从地上捞进自己怀中。为何他又感知到小猪心坎的胆怯?

    再回想小猪刚刚吩咐自己的话,他怀疑的将眼力投向正背对他的师姐。

    小猪畏惧师姐?

    尹若雨抱小猪的双手扑了个空,心中生了疑虑,不过看小猪的样子容貌,倒似在睡梦中被她惊醒一般的懵傻样。

    收起凌厉的眼神,转过身款款走向路云初,依旧保持着温柔语气看着他怀中似受了惊吓的小猪再次问道:“这便是云初的灵宠吗?”

    说完已走到路云初跟前,仍然保持着伸出手,想要抱出他怀中的小猪:“小猪很可爱!”

    路云初见她伸过来的手,下意识的护着小猪侧转过身,堪堪避开了她的手。

    “小猪胆小,不敢与生人接近。”

    接二连三的扑空虽让尹若雨有些恼怒,但看着此刻正在路云初怀中几乎瑟瑟发抖的小猪,再看看师弟波涛不惊的俊目,竟也信任了三四分。

    “身为灵宠怎的如此胆小?日后如作甚云初助力?”

    埋着头装胆小懵傻状的小猪听到尹若雨这样说,不由暗自腹诽:“尹若雨的这种权势还真是尽得霹雳尊者真传!”

    “无需小猪为我助力,只需陪伴即可。”路云初面对同样的质疑也是给出了雷同的答案。

    “可曾灵犀契合?”尹若雨紧随着问出。

    听到此问,路云初有片刻的怔然,没想到师姐真会有如此一问,再想到小猪适才匆匆促中交代的那句,当下答到:

    “小猪柔弱,且我才接回小猪时日尚短,还未曾通灵犀。”说完又想了想,补充道:“暂时未有灵犀契合的打算。”

    “那岂不是累赘!”尹若雨听到他的答复,本来紧绷着的神经这才放松。

    师弟从小便与她亲近,固然这几年他对她有所疏远,但师弟从未对她说过假话。因此此刻听到他说未曾与小猪通灵犀,她是信任的。

    既然还是只没有与主人通过灵犀的胆小蠢钝的小猪,那便掀不起什么风浪!

    小猪埋头于路云初怀中,此刻听到尹若雨语气中的放松,以及刚刚还压迫着她的那种危险气味已逐渐消散,这才稍稍将提着的心轻轻放下。

    这尹若雨果真有机密!而且还是不惜杀人……杀猪灭口的天大机密!

    路云初对于师姐对小猪有关“累赘”的评价不置可否,只淡淡的问道:“不知师姐此番前来,有何要事?”

    尹若雨美目投向师弟,那眸光中顿时柔情四溢,轻轻说道:“云初,我本日前来确实有要事与你商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