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致命的真相

作品:《盛唐大救星

    王烁离开华清宫,带着赵无疾与亲卫人等,又拖着清尘的尸首回到了宗圣宫。

    在玄清殿,找到了九仙媛。

    王烁对她说,清尘家里没人了,她从小在道观长大,这里就像是她的娘家。她的后事交给你们来办。该花多少钱就花多少钱,我来料理。

    九仙媛感觉还有一点意外,“清尘的事情,就如此了结了?”

    王烁道:“难不成,还要将她鞭尸?”

    九仙媛皱了皱眉,“我的意思是,此案究竟如何下判?谁,会是幕后真凶?”

    “重要吗?”王烁反问道。

    “也是。对我们这些方外之人来讲,不重要了。”九仙媛道,“清尘交给我,你走吧!”

    “我不走。”王烁道,“我在皇帝那里请了个长假。今年若无大事,我都不用再去官署应职了。刚好,留在这里协助你们办好清尘的葬礼。”

    “这不合适。”九仙媛道,“她是贼,你是兵。”

    “我说合适,那就合适。”王烁道。

    九仙媛皱了皱眉,“我认为,你还是避嫌为好。”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王烁道,“现在除了我们少数的几个知情人,没人会知道清尘参与此案,连皇帝都不计较了。你紧张什么?”

    “你请随意。”

    九仙媛不再多言,自去操持清尘的葬礼之事了。玄清殿的道人们跟着她跑进跑出的忙碌,也没几人来搭理王烁等人。

    赵无疾走到王烁身边来,小声道:“二公子,我们在这里,好像不大受欢迎。”

    “我还就非得,在这里赖上几天了。”王烁道。

    赵无疾有点不解,“二公子,这是何苦?”

    王烁道:“在这里不受欢迎,总好过在京城里,被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给恶心到。”

    赵无疾点了点头,“属下会派人去打探。”

    “爱探不探吧,我不关心了。”王烁扯起了哈欠,不请自来的走进了一间道房里,躺下就睡。

    “爱他么谁谁,我只管睡我的大觉……”

    次日,王烁去到灵堂看了一眼。

    清尘、清仪和她的儿女的尸首都已装殓起来,几个道人在灵堂里念着经。

    她们毕竟是罪犯,想要风光大葬是不可能了。念几天经了悄悄在山上找个地方埋了,已经是她们最好的归宿。

    虽然她们并不是王烁害死的,但是玄清殿的道人仍和他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对其不大欢迎是肯定的。就连九仙媛,也对王烁不冷不热。

    王烁却像是真的赖上了,压根没打算走。

    这天午饭后,下山打探消息的护卫回来了。赵无疾来向王烁禀报。

    他说朝廷方面已经出了告示,向京城的百姓宣告说,天罚者一案已经告破,匪首及匪众,已经尽数被左金吾卫及左街署所剿灭。

    被下狱的太子确证无辜,已经被放出来了。

    这个告示用来糊弄不知情的长安百姓,显然已是足够了。天罚者已经被杀光,不会有废太子而朝野动荡的事情发生,长安的百姓不用再人心惶惶了。

    但是对于王烁等人来说,这通告示就是在糊稀泥——匪首到底是谁?

    这个最关键的问题,告示并没有言明。

    于是,这也成了赵无疾与丁贵等人,最关心的问题。

    他们很想找王烁问个清楚,但王烁讳莫如深,他们也就不敢来问了。

    次一日,再有消息来报,说杨慎矜一案已经下判。他被褫夺了爵位和官职,贬出京城去往蜀中,成了一名小小县尉。他的两个兄弟也都受到了牵连,分别被贬出京城,放外到偏远州县做了无足轻重的小官。

    这对王烁来说早在预料之中,因此它也无法激起什么波澜。赵无疾等人最关注的仍旧是——究竟谁是天罚者的幕后首脑?!

    这件案子,莫非就准备这样稀里糊涂的,糊弄过去不成?

    到这时,连玄清殿的道人们也开始好奇了——究竟谁才是幕后黑手?

    是谁,蛊惑害死了清尘与清仪等人?

    但是屁民就该有屁民的觉悟,道人们更加不敢来找王烁发问。

    第三天,清尘与清仪等人要下葬了。

    一大清早,王烁带着赵无疾与丁贵两人,随同道人们一起护送棺椁,来到了离宗圣宫不太远的一片山林之中。

    这里已经挖好了土坑。

    几名道人在一旁念着经,只等举行最后的葬仪之后,将棺椁掩埋。

    九仙媛走到王烁身边,小声道:“你还有什么话,想要对清尘说的吗?”

    “难道,她真能听得到吗?”王烁问道。

    “信,则能。”九仙媛说道。

    “只有一句。”王烁轻叹了一声,“来世,莫太聪明了。”

    九仙媛沉默了片刻,“的确,聪明人总是活得很累。”

    “所以,从今天起我要做一个没心没肺的笨蛋。”王烁道,“不该知道的,一律不去弄懂。不该我管的,一律不去管。傻人才有傻福。”

    九仙媛淡淡一笑,“我感觉,你一直都挺有福气的。”

    “骂得好,骂得好。”王烁呵呵的笑,“能得九师姐一骂,胜造七级浮屠。”

    “你在一群道人面前说造七级屠浮,是想怎样?”九仙媛道。

    王烁仍是呵呵的笑,“九师姐嫌弃我好几天,终于又肯跟我说笑了。”

    “我没有嫌弃你。我只是,心中沉重。”九仙媛轻吁了一口长气,说道,“清尘,只是一个可怜的殉葬之人。”

    王烁点了点头,这话没错。

    清尘,就是权贵斗争的一个牺牲品。

    九仙媛说道:“当今圣人杀伐果断,对谁都是一样。你猜他这一次,会不会也一样的铁石心肠?”

    “我不知道。”王烁摇头,“这不是我该管的事情。”

    “三天了,京城方面还没有消息传来。”九仙媛道,“难道这一次,圣人会大发慈悲放过自己的混帐儿子?”

    王烁淡淡一笑,“我说了,这不是我该管的事情。”

    “私下讨论一下,终归是可以?”九仙媛对王烁的态度,明显有点不满。

    “可以,可以。”王烁笑了一笑,“九师姐说可以,那就必须可以。”

    赵无疾和丁贵一听这话,都凑了过来。

    王烁看了看他们,说道:“你们憋了几天,都想弄个清楚,是么?”

    两人都只是笑笑,没说话。

    “庸人自扰。”王烁用嫌弃的口吻说道,“知道这些,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满足好奇心。”赵无疾笑道,“憋着又不敢问,太难受了。”

    丁贵一个劲的点头。

    王烁摇了摇头,“九师姐,那就麻烦你帮忙解一下惑,可别把我这两个好属下给憋死了。”

    九仙媛只是淡淡的笑了一笑,说道:“当今圣人子女极盛,有近六十之多。当今太子,在一众皇子之中排行第三。”

    赵无疾与丁贵感觉有点奇怪,“这些我们都知道。但是,这与天罚者一案有何关系?”

    “不要心急,你们马上就能知道了。”王烁道,“九师姐,你请继续。”

    九仙媛说道:“三天前,太子曾经被下狱。试问,如果太子因此而获罪被废,谁的获利最大?”

    赵无疾与丁贵恍然大悟,“当然是下一个太子!”

    “没错。”九仙媛道,“常言道母以子贵,子以母贵,当今圣人最宠爱的杨贵妃,并无子嗣。那么遴选太子,定要按照长幼之序。”

    “圣人的长子,庆王李琮,早年因打猎而毁容,因此身为长子却一直无缘东宫。”

    “圣人的次子,隐太子李瑛,已诛。”

    “三皇子,也就是当今太子。”

    “四皇子棣王李琰,两年前因为姬妾争宠而行厌胜之术,被圣人问责,活活吓死在皇宫鹰犬房内,沦为天下笑柄。”

    “五皇子鄂王李瑶,早与隐太子李瑛一同被诛。”

    “六皇子……荣王李琬。”说到这里,九仙媛特意停顿了一下,再道,“在圣人诸多皇子之中,唯荣王烁李琬丰仪伟器博学多才,于仕林之中颇具声望,并且深蒙圣人宠爱。”

    “另有,荣王李琬与皇长子庆王李琮,乃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其母刘华妃,想必你们并不陌生。前不久,你们刚刚破获了刘华妃墓葬被盗一案。”

    赵无疾与丁贵同时瞪大了眼睛,“不会吧,竟是荣王?”

    “贫道可没有讲。”九仙媛道,“你们,你休要乱言。”

    “是是,我们绝不乱说。”

    王烁淡淡一笑不置可否,只在心中回忆,杨慎矜托崔敬捎来的一句话。

    有两个人,不可深信、不得不防。

    一则太子,一则荣王。

    杨慎矜,就是被这两个人当中的某一个,所出卖的。

    九仙媛道:“其实早在几年前,右相就曾向圣人进言,可废太子而立庆王琮为储。圣人因庆王容貌被毁、有损君仪,因此没有采纳。”

    “那么庆王和荣王兄弟俩,跟右相肯定是一伙的!”赵无疾和丁贵恍然大悟,“这就全都说得通了!……天罚者假意谋刺右相,实则是要扳倒太子。事后,他们再联手占据东宫!”

    “心知即可,绝不可在外胡说。”王烁道,“否则,谁说谁死!”

    “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