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建议(三更)

作品:《攻略小社会

    等两人大叔回去的时候,大叔笑呵呵的说:“小姑娘,这些照片回去要发给我。”

    “没问题,叔,那我们先走了,您留步。”方星河走到门口,对大叔微笑:“大叔您这样有趣又愿意为年轻人的梦想做出自己贡献的人,这个社会真的太难得了,我代表海洲大学有梦想的同学像您道谢,希望您的生意蒸蒸日上,越来越好。”

    “嘿嘿,我不懂什么梦想,能帮一点就帮一点吧,也祝你们的活动办的顺利。”大叔把人送到门口,“回去的路上小心一点,我这边还忙,要不然还能送你们一程。”

    “不用不用,叔您请回吧,我们走了。”

    两人顺着来路往回走,一边走一边相互对视一眼,都压抑着笑意,等慢慢走远了,两人才终于可以放松的笑出来。

    林晓庄说:“方星河同学,从今天开始,我对你刮目相看。”

    方星河傻笑:“还是学长提携的好。你一直在大叔面前夸我,谢谢你啊。”

    “我是没想到会把一个本该踢出赞助商行列的企业,会聊成长期赞助的样子。”林晓庄笑着说:“以前人家说我聊天,我现在觉得我不厉害,我厉害是那是一点一点磨出来的,而且这家还沾了一点亲戚的光。而你不是,所以你比我厉害。”

    方星河一笑:“算了,咱们别相互商业捧了,反正钱到账,我就特高兴。”

    “照片拍的好,也是理由,有时候我们谈合作,契机都是小意外,可能举手之劳的一件小事,也可能也是对方一个友善的笑,往往出乎我们意料之外。”

    两人走到站台边等公交车,即便回程的路还有很远,也不觉得累,两个人都很兴奋的状态,因为结果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意料之外。

    ……

    学生会,陈飞扬接到财务的短信,看向鲍舒,“你们久攻不下的那个赞助商,三万块钱到账了。”

    鲍舒一脸难以置信,“怎么可能?!”

    陈飞扬把手机朝向她:“自己看。”

    鲍舒一把抢了过来,“这……怎么可能,他们去了那么多次,后来人家都不见了,嘴上光答应说捐,就是不打钱,怎么可能方星河去了,人家就见了她还愿意给她钱?不可能的!”

    陈飞扬往椅子上一靠,笑:“钱都到账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只能证明前面的人能力都不如她。”

    “可是我也亲自去了!”鲍舒喊了一句。

    陈飞扬挑眉看着她,她也去了能证明什么?

    “你什么意思?”鲍舒看着他,“你是说我能力不如方星河?我不如她?!”

    陈飞扬笑了笑:“我什么都没说。对你来说,你的部成员能力强,是好事啊,这样以后但凡遇到赞助费的事,最起码有一个人能顶得上来。林晓庄毕业之后,外联部本来就缺少一个能做事的人,方星河出现的时机刚刚好。”

    鲍舒冷笑一声:“照你这样说,我不但不能把方星河赶出去,还要好好的留住她,哄着她,巴结她?照你这样说,外联部其他人都是吃闲饭的,只有她方星河才是最牛逼的,你是这意思吗?”

    “吃闲饭不至于,但是连续两次赞助费,都是别人要不来,但是她要得来,我想换谁都会多想吧?”陈飞扬站起来,“你自己想想,那家影视公司,你不是也亲自去了?不是也见到老板了?结果呢?方星河不用你们陪同,自己解决了这事。这次也是,你不安排人陪着,她还不是自己解决了难题?这样的前提下,我怎么可能不多想?我相信不单是我,另一组久攻不下的那一组成员,也会有同样的想法。”

    鲍舒大口的喘着气,气愤又难受,“说来说去,你就是觉得我不如她,我不如方星河一个刚进外联部的新人!”

    “事实证明正是如此。”陈飞扬说:“所以我给你一个建议。”

    鲍舒慢慢的抬头,冷眼看着他问:“什么建议?”

    “辞去外联部长的职务。”

    鲍舒伸手把手机砸了出去,什么话没说,转身就走,手快碰到门的时候,陈飞扬在身后说:“当初你要参选的时候,我就说你的性格不适合。”

    鲍舒猛的转身:“有了方星河跟的对比,你现在是嫌弃我了?”

    陈飞扬笑着看她:“看看,你性子就是这么急,心高气傲,自尊心强,容不得别人比你更优秀,可有些东西是天生的,羡慕不来。我说你不适合当外联部,是因为外联部要求人的地方多,要拉赞助就要跟人低头,你呢?你恨不得自己的头仰得比太阳还高,怎么可能做得来这种事?我建议你辞去外联部长的职务,进秘书处待半年,在领导老师那边露个脸,到时候环节的时候竞选副会长。”

    鲍舒抓着门把手的动作停了下来,陈飞扬走到她身后,“我有在替你打算,你自己想,外联部的人主要是对外联系,就算做出成绩,往往不被人关注,只有最接近老师的地方,才能在老师面前刷脸,他们只要看到活动圆满举行,很少有人会记得活动的赞助费是外联部拉来的。你想出头要到什么时候?之前的林晓庄能力强,成员们有目共睹,他在竞选的时候落选,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一点我当初已经很难做了。现在来了一个方星河,如果方星河的让历史重演,你自己想一想,你在外联部费尽心思积攒的威信,还会剩多少?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你那个小跟班一样对你言听计从。不是吗?”

    鲍舒在他的胳膊的圈下转身,她抬眸看向陈飞扬:“你真是这样想的?”

    “是。”陈飞扬点头:“当初林晓庄退出项目之后,我就这样想了,但是看你当时积极性很强,一心想要证明你比他强,我不想打击你的积极性,所以一直没说。今天方星河的成功,证明她在这方面确实有办法,我就要替你想后路。”

    鲍舒抿嘴:“对不起。”

    “知道我对你好就行,不用说对不起。”陈飞扬捏了下她的鼻子,“现在不生气了?”

    ……

    回到学校,方星河的心情超好,就连展板被扔掉的事,她觉得也没那么气了。

    宿舍里,叶乃伊看她回去,“回来了?嗯,过来看下照片,这个人你认识吗?”

    方星河过去,“谁啊?”

    叶乃伊的手机上有几张照片,照片上有个戴帽子的人,正一手提着一张展板,从仓库出去。

    “我去!”方星河抬头看向叶乃伊:“他就是周坊。”

    “周坊……”叶乃伊问:“就是那个负责策划规划场地的人?”

    方星河点头:“就是他。”

    “看看,那天要是请他吃顿饭,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叶乃伊幸灾乐祸:“我看啊,你这就是自找的。”

    “我乐意!”方星河鼓着脸,“我还请他吃饭,我怕他吃了我的饭,嘴巴会歪。”

    叶乃伊又开始狂笑,人美就是嚣张,根本不在乎形象的问题反正不管怎么笑,美就是美。她手托腮问,“你那个什么展板的事怎么办啊?”

    “展板?”方星河头也没抬:“展板现在做赶不上了,下周就开始了,我只能在主持人串词上想办法了。”

    “苏光含要是知道了,肯定给你搅合了。”叶乃伊笑意盈盈,“我好替你担心啊。”

    方星河看她一眼,“你就是想看我笑话,还敢说担心……”

    魏馨坐在桌子前,回头问:“那你怎么办啊?我听的都担心了。”

    方星河一屁股坐下,“赞助的服装好了,明天我还要带他们去风华大厦试穿。”

    “看看,气人吧?人家讨厌你收拾你,你还要替她服务。”叶乃伊手托腮:“就这样,你还要坚定不移的待在学生会?”

    “必须的,我方星河是那种轻易被人打倒的人吗?”方星河眯眼:“我不但要待着学生会,我还要熬死他们,反正我才大一,看谁熬过谁!”

    “噗——”叶乃伊无语:“你以为媳妇熬成婆呢?还看谁熬过谁。”叶乃伊想了想,“这样吧,你呢,要是遇到解决不了的事,你就来找我们,哎,魏馨,到时候一起出谋划策啊。”

    魏馨惊讶的看向叶乃伊,她跟叶乃伊其实没有什么纠结,只是因为李丹晨的原因,很少主动跟她说话,这还是叶乃伊第一次很正面的主动叫她的名字,跟她说话。魏馨先是“啊”了一声,随后她低低应了一声:“嗯。”

    方星河点头:“行,我遇到难题,必须找帮手,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呢。”

    ……

    周六,方星河在艺术学院门口等人,不多时苏光含急急忙忙从宿舍的方向跑过来:“哎哟对不起,我来晚了。”

    “不晚,还没到时间呢。”方星河笑眯眯的说。

    “周历呢,怎么还没来?”苏光含朝旁边看。

    “没到时间,不着急。”

    周历卡点赶到,三个人顺利会合,方星河一拍手:“好了,我们走吧。”

    方星河把人往公交站台站,苏光含问:“方星河,你干什么呀?”

    “坐车啊!”方星河理所当然。

    苏光含忍不住笑:“难道还坐公交车去啊?”

    “要不然呢?这个钱学生会给咱们报销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