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沉船

作品:《在炮灰的边缘挣扎

    <!--go-->

    那女修话音刚落,这船又狠狠颠簸了一下,有些没站稳的人都直接摔到了地上。

    “哎哟,这咋回事啊?”

    “不会是这元婴前辈真打不过这海兽吧?”

    众人都隐隐有些不安,窃窃私语起来。

    俞愔身旁的男修此时又道:“连续失手两次?怕是真打不过吧。”

    而那秀丽女修此时被狠狠打了脸,心中懊恼不已,自然不会接话,转过头去不再理会众人。

    船只每颠簸一次,船舱内众人的面色就白一分,他们发现船只的颠簸一次比一次厉害,间隔的时间也一次比一次短了。

    虽然众人都不曾宣之于口,但他们心里明白,这船的防御屏障已经快支撑不住了,而外面那只黑金八爪鱼却迟迟没有被镇压,事情正在往最坏的结果发展。

    “啊!为什么啊,以前那么多来往船只都没出事,怎么就我们坐的出事了!”一个尖利的女声喊道。

    “还不是你,我都说了下个月再去蓬莱,你非不听,不然我们能遇见这种事吗?”说话的男子似乎是她的道侣,但到了这个时候说话难免带了些抱怨。

    女子一听哪里能忍:“你的意思是怪我咯?”

    “不怪你怪谁?!”男子的脾气也起来了。

    于是二人就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始争吵了起来,船舱内的气氛显得愈发焦躁。

    俞愔现在的内心也是颇为烦躁,她就知道自己的运气是好不了多久的,刚从千花宝塔那得了乘风剑诀,这转头就要在海上遇难了,而且貌似这种情况百年都难得一遇,就这么给她撞上了?

    前不久在海上漂浮的经历俞愔还记忆犹新,那还真是非一般的惊险刺激啊,并且还把她泡成了那副丑模样,她真的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师兄。”那秀丽女子满面愁容道。

    而被她唤作师兄的是一名身着青衣,眉目疏朗的男子,看起来不过十八九岁,比他的师妹还要年轻一些。

    他抿嘴道:“最近海兽的出没有些太过频繁了,许多商船都有反应航行途中遭遇海兽,所以最近镇守商船的修士都是修为高深的元婴前辈,却不想有了准备却还发生了这种事。”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事没那么简单。”秀丽女子接话道。

    “逃出去,也没那么简单。”那青衣男子又补充了一句。

    秀丽女子听得这句话脸立马就苦了下来。

    大家在船舱之中度过了焦虑不安的两夜后,传音铃终于响了起来:“各位道友,此次遇见的海兽是变异黑金八爪鱼,实力已达八阶,元婴修士都拿他没有办法......我们只能弃船了,此船的防御屏障预计只能再支撑一刻钟,各位逃命吧......”

    最不愿意听到的消息还是来了,当场就有人哭出了声,修为高些的尚有一线生机,而他们这些低阶修士,就算变异黑金八爪鱼不找他们麻烦,在这茫茫大海中他们也活不下去啊,还没听说过哪个低阶修士能够游着来往于方壶和蓬莱之间的。

    “我听说这种商船都会配有逃命用的随机传送阵啊,我们可以用那个离开的吧?”人群中有人说道。

    “二十块上品灵石启动一次,一次只能传送一人,你觉得我们有机会?”一个修士一脸绝望地说道,“而且那传送阵最多使用十次,也有是只有十个名额,你抢得过金丹修士?”

    “怎么这样......”

    “老弟啊,修仙界就是如此残酷,认命吧,活不活得下去,就看老天了。”

    船舱的气氛顿时悲凉起来。

    “你把灵石交出来,我就差三块上品灵石就能出去了!”说话的是之前那对修士夫妻中的男子,他是筑基大圆满的修为,若是有资本,那十个名额也不是争不得。

    “田扬你在说什么?你是打算丢下我一个人走了吗?”那女子气得面容都有些扭曲,她万万想不到自己结为道侣多年的夫君会在此时露出这样一面。

    “要不是你非要这个时候去蓬莱,我至于落得这个下场吗?要怪就怪你自己了,不要废话了,我们用实力说话。”

    说罢,二人就打斗起来了。

    并且打起来的不止这对夫妻,只要实力够的上的筑基后期修士,就没有不想求得这一线生机的。

    虽然俞愔也知道,传送阵是最安全、最稳妥的办法,但是实在是实力不足,根本没有与其他人竞争的资格,所以她干脆找了个僻静角落躲了起来,只等船沉的时候和众人一起出逃。

    这样出逃的目标过多,就算黑金八爪鱼有八条触手也没办法把他们全部都抓起来吃了,人越多,逃生的机会就越大!

    只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几个筑基后期修士的斗法动静实在太大了,而这大厅里的人也实在太多了,少不得波及到几个无关的练气期修士,一时间哀嚎声响彻了船舱。

    眨眼间,一刻钟就到了,这艘宝船也迎来了黑金八爪鱼的最后一击。

    黑金八爪鱼将一根触手狠狠地朝宝船一抽,宝船立马从中间裂开来,有些站位不慎的修士直接被这触手抽了个正着,骨头都不知道碎了多少块,口中不住地吐着鲜血,掉进海中时连挣扎的能力都失去了,就这样直接沉入了深海。

    整艘宝船被一分为二,黑金八爪鱼还是有些不满意,驱使着两根触手翻搅海水,宝船里的修士纷纷从船上落下掉进了海中。

    筑基期以上的修士早已经驾驭着飞行法器飞走了,而留下的俱是还无法御器飞行的练气期修士,在这八阶的变异黑金八爪鱼面前,他们就像一群鱼苗一般幼小无力,只能安静等待黑金八爪鱼的吞食。

    一进入水中大家就散开来了,往什么方向跑的都有,就像一群受了惊吓逃窜的游鱼。

    而俞愔一进入水中就屏住了呼吸,收敛了周身的气息,选择了人最少的北方,头也不回地游。

    黑金八爪鱼看了看这群慌乱四散的人类,犹豫了一下,往人最多的东方追了过去。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