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造化山脉

作品:《最强屠龙系统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造化山脉

    “你不见他们,估计楚家老祖跟东方家老祖都要坐立不安了。”

    洛青衣微笑道,心情却有一丝窃喜。

    “我对人不对事,那两个家伙我看不顺眼。”

    宁奇哈哈一笑。

    “小师弟,师尊让你过去一下。”

    蒋青出现在门口,朝宁奇招手道。

    洛青衣见状,连忙起身,拱手笑道:“在下就先告辞了。”

    “慢走,我就不送你了。”

    宁奇点点头。

    洛青衣离开之后,宁奇便跟蒋青来到梦轻灵那院子里,路上宁奇已经问了蒋青,原来是一直没有踪影的方白出现了。

    院子里,东方浩劫、东方御萝、张龙赵虎、鼠东来、梦轻灵、全部都在,而方白,就站在他们面前,脸上有着一丝疲倦之色。

    “宗主,你要救救我大哥他们!”

    方白见到宁奇,噗通一声,跪在宁奇面前,眼中流下两行热泪。

    “站起来,有事慢慢说,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宁奇皱眉道。

    方白这种反应,让他心中升起一丝不妙的预感。

    “我和大哥那日刚刚进入龙域,就被人偷袭昏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全身虚弱,仿佛中毒了一样,提不起力气……”

    经过方白的叙述,众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是跟花夜雨一起上门寻仇的那名中年男子!”

    宁奇脸色有些阴沉,“想不到他竟然又折返回来,还混进了龙域。”

    按照方白所言,不仅是他跟方墨,那些现在还没有踪影的战神殿七十二战神,起码有一半都落在他的手中,对方似乎要进行某种仪式,而这种仪式,则需要非常多的生灵血肉献祭,在方白逃出来的时候,那座被从山体里掏空而成的监狱,已经关了不下两万人!

    “花夜雨之前变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成了僵尸,虽然被我斩去头颅,用特殊的方法未必不能复活,那名中年人,一定是在打这个主意,方白,你认得路?带我去一趟。”

    宁奇淡淡的道。

    “小师弟,我们也去吧?”

    蒋青道。

    “那家伙的手段太阴损了,你们还是别跟去了,我没有十全的把握护住你们。”

    宁奇道。

    “我认得路,这一路走来,我有遇见过一些修士,询问过那里的地名,好像是叫……造化山脉。”

    方白见宁奇答应跟他一起去营救方墨,脸上露出狂喜之色。

    “造化山脉?”

    宁奇脸上露出一丝古怪之色,那里是造化龙族的地盘。

    上次进阶的时候,系统给了他第三颗龙珠的线索,线索直指造化龙族,本打算等法则之力凝练到极致之后,再走上一趟,现在倒是可以顺路去探探情况了。

    出门的时候,不少修士见到宁奇,纷纷上前行礼,讨好的打着招呼,宁奇淡笑着一一回应。

    楚治和东方谅还未离去,二人见到宁奇的时候,脸色不太好看,但一想到家里老祖交代的事情,便不情不愿的走上前。

    还未等他们开口说话,宁奇就摆摆手:“我现在没空,二位下次再来吧。”

    望着宁奇一行人消失在街头,楚治脸上露出一丝怒意,低声道:“此子太猖狂了,我们亲自上门求见,他还如此托大!”

    “谁说不是呢!”

    东方谅生气的转身就走。

    ……

    宁奇带着方白,乌金,泰坦三人,刚刚出了东玄城,就听见前方传来一声厉喝。

    “站住!”

    七八个斗丹境初期的修士,正在疯狂的追杀一名青年,那青年见到宁奇,眼中露出一丝惊喜之色,直接朝宁奇这边跑来。

    “是你啊。”

    宁奇看着青年,似笑非笑的道:“又撞到别人了?”

    吴尹苦笑道:“宁兄,昨日你击败孟天林的时候,不是把他的枪头给击飞了吗,我就是去找这枪头了,没想到被这几个宵小追杀。”

    说着,他手掌心缓缓张开,在他的手心里,躺着一个青铜色的枪头。

    “阁下,此人偷了我几兄弟的东西,还请阁下不要插手此事!”

    追杀吴尹的那几名修士,落在宁奇面前,其中一人阴狠的扫了宁奇一眼,道。

    他没发现,身后几个同伙的表情,已经从惊愕,狐疑,最后变成了惊恐。

    “是你偷了他们的东西?”

    宁奇淡淡的道。

    “本来就是我先找到的。”

    吴尹撇撇嘴。

    “好吧,我信你。”

    宁奇笑了笑。

    “阁下,这么说,你要为了此子,与我黑山七怪为敌了?”

    黑山七怪的老大,眼中杀意大作,他是今天刚刚赶到东玄城,就被几个兄弟带着出去一起寻找孟天林遗落下来的撼山枪枪头,中品法器,虽然已经被毁掉,可是其材质稍加炼制,至少能出一件下品法器!

    “大,大,大……”

    身后一人结结巴巴。

    “大什么大?去把此人给我拿下!”

    黑山七怪的老大冷喝道。

    宁奇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黑山七怪的老大觉得有些奇怪,转身看向自己几个结拜兄弟,皱眉道:“你们不动手,是要我亲自动手?”

    刚一说完,他就发觉这几个兄弟的脸色有些不对劲。

    苍白,冒虚汗,眼神惊恐,身子瑟瑟发抖。

    “你们是中了毒?”

    黑山七怪的老大眼中闪过一丝警惕之色,瞬间倒退几步与宁奇拉开一段距离,他还以为对方无声无息的下了毒。

    紧接着,黑山七怪的老大只觉得脑后生风,下一刻,就传来一阵剧痛,他惊骇欲绝的转过身,还未等看清楚是谁下的手,面上又挨了几拳,带着法则之力的拳头,瞬间把他打的头昏脑胀。

    “你们做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

    他终于看到,偷袭自己的,正是自己几个结拜兄弟,可是在这种时候偷袭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宁、宁、宁前辈,我兄弟几人多有得罪,还望前辈恕罪,此人胆大包天,得罪前辈,请前辈随意处置!”

    宁前辈?

    黑山七怪的老大,听到这名号,脑中仿佛闪过一道电光,身体突然开始发抖起来,脸色煞白的看向宁奇,他已经知道宁奇是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