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六章 做一对情侣(4000字大章!)

作品:《美食大暴走

    陈冲从餐馆出来时,身后多了一个不知从哪里翻找出来的旧的双肩包,整体黑色,边边角角已经开始泛黄,仔细闻的话,还能闻到淡淡的霉味。

    别看他现在少说也有五六十万的存款以及前途不可限量的光明前景,但这骨子节约劲儿依旧难以改变。

    背包里装着一些辅助用品,比如充电宝、手电筒、剁骨刀、白色瓷碗、一包煮熟的米饭、红蜡烛以及可能会用到的绳索之类的救援物品等等。

    当然,由于此次事件可能涉及‘脏东西’,所以他还带上了那块许久未用的‘鹅卵石’。

    对此,冰尸并未阻止。

    陈冲没有急着往美食街街口方向搜寻,而是就近来到女主播与健身教练遇袭的地点,然后拿出打开手电,查看周围的环境。

    不过,还未等他仔细查看现场,便有着七八人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眨眼便将他围住。

    陈冲被这一幕吓了一跳,因为这些人全部是右手放在腰间的,敞开的外套隐隐能透着金属的寒光。

    那是枪!

    “陈老板?怎么是你?”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陈冲虚着眼睛一看,好家伙,为首者竟是龙江警察局大学城分局的孙队长!

    显然,这七八个人因该都是蹲守在附近的便衣警察。

    “孙队长..”陈冲苦笑道。这位孙队长和自己打过许多次交到,算得上是老朋友了。

    而且据陈冲所知,孙队长再过几年就要到退休年龄了,因此很想在最后几年更进一步。既然如此,他深根半夜亲自带队守在这个危险之地也就说得过去了。

    但话说回来,如果他真能破了这起在龙江影响极其恶劣的大案,再加上几十年的从警生涯的话,更进一步绝不是难事。

    “陈老板,你这是..”孙队长示意所有人放松,憔悴的面容竟是有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喜色。

    “哦,我就是好奇最近发生的事情,所以过来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好为咱们龙江治安贡献一丝微不足道的绵薄之力。”陈冲模凌两可的说道。

    如果这句话是其他人说出口,孙队长肯定要训斥两句,然后让其赶紧离开。但眼前这个青年有些与众不同,其‘英勇事迹’早在警察界传开了,人送绰号,警界小福星!

    “咳咳..这里没什么事了,你们先去车上待着吧,对了,这些钱去给兄弟们买些宵夜填填肚子,记得开发票。”孙队长一脸严肃的吩咐道。

    “谢队长!”警员们点头离开,眨眼就消失在周围,也不知具体在哪里蹲守,隐蔽工作相当到位。

    见所有人离开,孙队长这才微微一笑,凑近陈冲说道:“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陈冲摊了摊手,一脸无奈,“您这不是看见了吗?我刚到就被你们给逮个正着,还没开始呢。”

    “你也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真是的。”孙队长打了个马虎眼,“对了,忘了恭喜你,成为龙江新一代厨神。”

    “这你也知道?”陈冲诧异。

    “那当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谁。”孙队长笑道,“这段时间天天蹲守,无聊就看看比赛复播。啧啧,没想到你的厨艺竟然如此了得,难怪负责美食街片区巡逻的警员对你的餐馆赞不绝口。”

    “呵呵,是么。”陈冲干笑两声没有接话,知道孙队长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不过,有孙队长的默许,他行事也会方便许多,至少不会引起误会。

    “不会破坏现场痕迹吧?”

    “所有采集工作我们早就完成了,之所以蹲守在这里,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孙队长大手一挥。

    陈冲打着手电筒开始查看四周环境,同时问道:“照您这么说,还是没有凶手的头绪?”

    “这就无可奉告的了。”孙队长装模作样的说道。

    陈冲憋着笑意没有拆穿。

    “你现在站的位置,就是当初主播遇袭的地点,根据直播画面,凶手出现在他的前方。”杨队长指着陈冲脚下。

    “我向你们应该提取了脚印吧?”陈冲问道。

    “四十二码,从鞋印的纹路分析,应该是一双皮鞋,但这种样式在市面上太多了,根本难以匹对。”孙队长叹了口气。

    陈冲点点头,突然站上花坛,围着花坛周围查看起来,似乎在寻找什么。

    孙队长保持沉默,紧紧跟着。

    几分钟后,陈冲在距离案发现场七八十米的位置停了下来。

    这里的环境结构与案发现场的差不多,右侧是宽敞的马路,左侧是人行道与花坛。而在花坛的最里侧,还有一条很窄的过道。

    “怎么了?”孙队长好奇的问道。

    陈冲没有说话,带着孙队长再往前走了几步,之间很窄的过道中,出现一个下水道井盖。

    “这井盖..”还不待陈冲解释,孙队长多年的查案经验立刻让他皱起了眉头,仔细在井盖周围看了看。只见井盖附近虽然有不少淤泥,但与地面闭合的缝隙却有些松动,显然是近期被人打开过。

    “小张小张,叫两个人带上撬棍过来。”他拿出对讲机说道。

    没多时,几名嘴角还挂着辣油的便衣警员便提车一根很细很长的撬棍走了过来,按照杨队长的吩咐,撬开了井盖。

    一股酸腐的恶臭顿时扑面而来,隐约能听见井下污水流动的声音。

    “队长,你看。”一名警员指着污水井里面的爬梯。

    众人放眼望去,只见最靠近井底的一个爬梯上,挂着一块蓝色的脏布条,与第二起案件中目击者描述凶手穿的那套蓝色工装服极为相似。

    如果没有猜错,应该是凶手离开时,不小心撕碎的衣服碎片。

    “快,立刻联系鉴定科的同事过来采样。”孙队长吩咐之余,看向陈冲的目光更加火热了。

    仅仅几分钟的时间,后者便找到了一些极其重要的线索。同时,这条线索也预示着即将解开凶手消失之谜!

    陈冲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实际上,他之所以能够迅速找到这个线索,最大的原因,是他并没有把凶手当成普通人。

    就像刚才撬井盖的过程,警员们需要连三人合力并使用撬棍才能将其打开,而那个神秘的凶手,却只需要一人即可完成。

    当一件事情超出正常的理解范畴,产生的结果往往就是误导人们进入错误的方向。

    更何况,即便有人天生怪力,但想在下水道那种肮脏密闭,充斥着有害气体的环境中拖着尸体强行移动两三公里远,这显然不太符合常理与逻辑。

    “孙队长,除了这个井盖之外,附近的井盖都查看一下,也许会有其他收获。”虽然知道孙队长已经打算这么做了,陈冲还是忍不住提醒道:“另外..”

    “另外什么?”孙队长看出陈冲的犹豫,将他带到了人少的地方。

    “另外,查看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陈冲不能说得太多,毕竟自己的身份敏感,说得太多,难免让人起疑。

    “谢谢你的提醒。”孙队长没有理解前者的言外之意,但他右手拍了拍藏在外套内的手夹,其意不言而喻。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多留了,我还得去找我的猫。”

    “猫?”

    “嗯,我本来就是出来找猫的。”陈冲说道。

    “哦,明白,去吧。”孙队长给出一个你懂我懂的眼神,以为陈冲是以找猫为借口,掩饰‘帮忙查案’的真实目的。

    …

    陈冲又赶回美食街,而李胖子等人不知何时散席了,街道上安安静静,冷冷清清。

    与孙队长的碰面纯粹巧合,他只是想确定之前的一系列猜测罢了。好在此行还算顺利,凶手的确是利用城市管网藏匿行踪。

    呼呼..

    立秋的夜很凉,夜风吹拂着街尾那颗不知生长了多少个年头的古树,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

    陈冲来到美食街街口,街口的马路通往三个方向,一左一右一前。不远处有个红绿灯,红绿灯的下方则是一纵一横的人行道。

    他回头看了眼右后方立在街道中间的监控。

    正是这个监控,捕捉到黑猫离开美食街时,朝右边而去。

    陈冲没有去过红绿灯,因为监控中,黑猫直接沿着右侧的人行道消失在监控范围之内。至于之后有没有穿过马路,便无从知晓。

    “小家伙,你可得坚持住啊。”

    他点燃一支香烟,迈动脚步,逐渐远离美食街。

    …

    餐馆内,冰尸拿出手机查看了一下陈冲的位置,旋即对着四周的空气缓缓说道:“去,把我上次用过的绷带和黑袍招来。”

    “冰大人,你要出去?”镜鬼的声音在周围飘忽不定。

    这一次,冰尸没有不耐烦,而是缓缓叹了口气,“老板刚才描述凶手特征的时候,让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我不放心。”

    “知道了。”

    镜鬼离开后,冰尸看着穿透门缝的月光,旋即深吸口,双手抬起,将满头青丝缓缓束了起来。

    那双美丽的水蓝色眸子没有畏惧,反而逐渐透出一抹凌厉的杀伐之意。

    …

    美食街街口这一侧的环境比美食街街尾那一侧的环境明显要好很多。

    明亮的路灯,满街的霓虹,川流不息的车辆,来来往往的行人穿梭其中,完全感受不到夜晚的孤寂,只有繁华夜色。

    “你好,请问你昨天有见到过一只通体黑色,双眼赤色,体型肥胖的猫吗?”

    “我这每天进进出出这么多人,哪有时间关注这些。”

    “打扰了。”

    …

    “你好,请问你昨天或者今天见过一只黑色的肥猫吗?”

    “没见过。”

    “打扰了。”

    …

    “你好,请问你最近见过这只黑猫吗?”

    “哟,这黑猫咋这么胖啊。”

    “有见过吗?”

    “没印象。”

    “打扰了。”

    …

    陈冲一路走来,连着问了很多人。有便利店的员工,有下夜班回家的行人,更有附近巡逻的警员等等,但毫无例外,这些人都没见过黑猫。

    或者说,在这繁华城市,根本无人会在意一只宠物的存在。

    陈冲买了一瓶矿泉水解渴,虽然神色有些疲惫,但想找到黑猫的决心却没有丝毫动摇。

    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凌晨十二点,四周的行人开始慢慢减少。

    陈冲心算了一下行走距离,差不多有两三公里远,再走下去,找到黑猫的可能性将急剧减少。

    但问题是,他无法确定黑猫有没有超过这个距离!如果没有超过还好说,可一旦超过了,那之前圈定的范围反而成了找到黑猫的阻碍。

    “必须解开这个难题才能做出选择。”陈冲在原地徘徊,前方是体育大学的大门,一旁有好几个非常显眼的摄像头,对应不同的方向。

    “也不知道那位乔教练有没有重返大学当教练,以他在学校里的声望,调取监控应该是件很简单事情吧。”

    这个想法刚一出现,陈冲便是一阵头疼,因为他除了知道对方姓乔之外,再无任何联系方式。

    “等等,也许除了乔教练之外,还有个家伙能帮上忙。”他抿了抿嘴唇,拿出手机快速翻找通讯录,终于在通讯最末尾的位置找了到想找的名字。

    张唯唯..

    那个生着男人的身体,却有着女人般阴柔性格的游泳健将..

    “黑猫啊黑猫,为了找到你,我可是豁出去了啊..”

    陈冲嘴角抽了抽,拨通了电话。

    …

    十分钟后,体大门口窜出来一个精心打扮的身影,在见到不远处站着抽烟的陈冲后,兴奋得竖起兰花指打了招呼,然后娇媚的跑了过去,顺势挽住了前者的臂弯。

    “陈冲,你这家伙居然到现在才联系我,我想你都想疯了!”张唯唯之前本来都快睡着了,可接到陈冲的电话后,立刻翻身下场,甚至还抽空画了个淡妆,黑色的眼线将眼皮画得极为细长..

    想我..想..疯了..

    陈冲不禁打了冷颤,只感觉头皮一阵发麻,却又不好强行挣脱,毕竟有求于对方。

    “呵..呵呵..最近比较忙,没什么时间..那个..”

    “我知道你在参加比赛,所以没给你打电话。”张唯唯掩嘴一笑,拽着他的臂弯轻轻晃了晃。

    千娇百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