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第一百一十九章:力敌退,操控者

作品:《剑出青鸣

    山峰之上,

    只听到一个闷哼声响起,下一刻便看到了阡茹倒向一边去。

    “了阡茹,你个卑鄙小人。大楚三番两次放过你,可是你却一而再再而三想要大楚性命。今天我饶你不得!”

    唐清涵发飙,抓住佩剑一顿乱砍,让了阡茹根本没有机会下手。若是唐清涵有招式,她肯定能破了唐清涵的攻击。

    “唐清涵,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了阡茹本想看在擎心剑派的份上放过唐清涵,既然唐清涵要死,那自己只有成全她了。

    毒针飞出,她自己也攻向唐清涵,毒针在她身边环绕。

    唐清涵用剑挡住了第一轮,却没有注意到了阡茹下一个动作。当她感觉到了危机之后,连忙闪躲,却被毒针从背后直直穿过她的右臂和右大腿。

    “唐清涵,跟我玩,你还太嫩了。”了阡茹气不打一出来,一脚把唐清涵踢飞好远。

    刚才被唐清涵这么一觉和,当她在往下看时,已看到她的人横七竖八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在看过去,却已见不到楚寇廷等人的身影。糟糕,又让楚寇廷跑了。

    “回禀了统领,楚,楚寇廷,楚寇廷他们跑路了。”男子弱弱禀报。了阡茹没有怪罪他,那么多人能活下来已经是奇迹。

    没有看清楚寇廷等人往哪里去,再看唐清涵时更加生气。

    “哈哈哈,了阡茹。你机关算尽,最终还是不能如常所愿。我真替你感到悲哀!”唐清涵失笑,再次被气急败坏的了阡茹刺了一针。

    “唐清涵,你高兴得太早了。就算楚寇廷逃到天涯海角,只要有你唐大小姐在我的手里,他还是一样乖乖的回来。”

    了阡茹想通了,有恃无恐。抓住唐清涵的领子,狠狠扯开。

    “了阡茹,你想干嘛?”唐清涵突然有一种不祥预兆。“哼,干什么。我想楚寇廷那伪君子还没有碰过你吧,今天他既然逃跑了,那我就帮帮他。”

    “还站在那里干嘛,楚寇廷杀了你那么多兄弟,他的女人赏赐给你了。”了阡茹对着那还活着的唯一男子说道。

    那男子顿时眼开,已经忘了刚才那恐怖的画面和那些兄弟的离去。

    “谢了统领赏赐!”

    那男子蹑手蹑脚走向唐清涵,眼中充满了火,口水直流,仿佛几百年没有碰过女人一样。

    “了阡茹,你要是敢动我一下,大楚定会将你千刀万剐。哇喔,我好怕怕。”了阡茹拍了拍唐清涵的脸,站起来说道,

    “唐大小姐放心,我和楚寇廷,今生不是他将我千刀万剐,就是我了阡茹将他千刀万剐。等你们完事之后,我会把你们的事昭告天下,我要让楚寇廷后悔莫及,愧疚一辈子。”

    “呵呵,了阡茹,真那样,你也要有这个本事才行。”

    一到声音平淡如水传来,而唐清涵两女都知道来人是谁。“楚寇廷。”了阡茹紧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了阡茹,是我。”楚寇廷一拳打飞那猥琐男子,快速而来,在了阡茹想控制唐清涵来威胁他时,楚寇廷抢先一步把唐清涵搂到怀里。

    “大楚!”

    唐清涵泪水留下,什么危险都比不过在自己爱人怀里强。静静的依偎在楚寇廷胸膛上,望忽一切。

    “哎,时间过得真快。了

    阡茹,一年多不见,你竟还是死性不改。”楚寇廷自小狼宗被狼魔晏打残后,就梧桐城外远远见过了阡茹一次,今天还是第一次真正和了阡茹碰面。

    楚寇廷倒是像看到了老朋友一样,感慨时间流逝。

    “楚寇廷,我本是如此,何须改变。不过你这条命还真是硬,几次都死不了。我开始怀疑,你是不是猫投胎的。”

    楚寇廷笑了笑,好想说自己好歹也是万人敬仰的神龙族,怎么可能是那山猫。

    “我倒是想死,可是你们小狼宗都还没有灭,阎王爷不敢收我。”

    “楚寇廷,你少给我扯嘴皮子。今天你想怎么样?”了阡茹自知不是楚寇廷的对手,没有打算反抗。

    “了阡茹,我不想怎么样。只要你把解药给我,你就可以走了。”

    了阡茹噗呲一笑,“我的楚大少爷不是本领很大吗?怎么会开口求我呢?不过你若是真心实意。不妨跪下了求我,兴许我高兴了,就会把解药给你了。”

    了阡茹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手中有了筹码,无惧于楚寇廷。

    “不给拉倒。清涵,我们走。”楚寇廷搂着唐清涵转身欲要离去。

    “楚寇廷,你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想救唐清涵了吗?”了阡茹没想到楚寇廷竟然说走就走。

    “清涵命如此,不救了。而且,我想你应该也没有解药。与其花时间在这里和你一直耗着,我还不如和清涵好好度过她剩下的时光呢。”

    楚寇廷无所谓的话,让了阡茹开始怀疑那个人是不是楚寇廷本人。

    “你都没有求,怎么知道我没有?”了阡茹倒是像个小女生一般,其实她只是想看楚寇廷在她面前跪下了舔的样子。

    “大楚,不用求她。只要和你在一起,就算我马上要死去,我都会很开心。”

    唐清涵阻止,她不会让楚寇廷跟一个变态狂下跪。

    “清涵,飞燕在等我们,我们走吧。”其实楚寇廷自己就可以解了阡茹的毒针,只是比较费劲一点。

    若是能从了阡茹那里拿到解药,那是再好不过了。没有拿到也没关系,回去让雪飞燕用生死蛊给唐清涵解开就完事了。

    看着两人走远,了阡茹突然想起在雪家族的时候,她用百兽之毒的毒针穿过楚寇廷的身体,不一会儿就好了。

    “楚寇廷,难怪,原来如此。不过今天你不杀我,来日我还是会杀了你,你给我等着吧。”

    了阡茹想起雪飞燕,她便明白楚寇廷为什么不求她了,因为雪飞燕可以解了她的毒针。

    让她疑惑的是,雪飞燕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屡次三番解了她精心研制的毒。

    抛开心思,了阡茹转身朝另一个方向一跃而起,瞬间消失不见。

    楚寇廷刚走没几步,便是一口鲜血吐出来,差点跪倒在地上。

    “大楚,大楚。你受伤了。”唐清涵想扶住楚寇廷,这才发现自己的右手臂已经没有力气,右腿也已经麻木,而且伤口往两边的肉开始变黑,肿大。

    楚寇廷笑了笑,摇头说道,“清涵,我若不假装一下,定然吓不跑了阡茹。你放心吧,我这点伤不算什么。”

    “清涵,你的毒素开始扩散了,我们赶快去和飞燕她们汇合。清涵,你不用太过于担心,飞雪的生死蛊能解百毒。了阡茹的

    这点毒没有问题。”

    唐清涵已经做好死的心里准备,听了楚寇廷的话,才知道他刚才已经有办法,才和了阡茹说那般话。

    “大楚,那我们走吧……”

    两人刚走不久,又有两道身影出现在刚才楚寇廷他们在的地方,这两人自然是幽冥王和黑逍王。

    黑逍王是负命保护好楚寇廷的安危,刚才他已经准备出手,却看到楚寇廷突然召唤出了青龙神剑。

    “黑逍王,看到了吧。楚寇廷就是上古神龙族傲苍神尊的转世。我想他一定拥有真的青龙令,加上他现在又得到了望海潮心曲,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帮我们从那帮人手里拿回太虚境。”

    “只要东西一凑齐,就是我们打开封印的时候了。”黑逍王点了点头,说道,

    “幽冥王,真是没想到这楚寇廷竟然有这般来历。只是,他现在实力太低,我怕其他人打青龙神剑和望海潮心曲的注意,到时候楚寇廷保护不力怎么办?”

    幽冥王倒是没有担心这个问题,不过却不得不提防。

    “黑逍王,今天在场的人,凡是认识青龙神剑的人必须得死。也就是说,除了我们两个之外,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楚寇廷的身份。”

    黑逍王想了下,却想不出在场都人还有谁认识青龙神剑。“幽冥王,青龙神剑时隔千年现世,恐怕今天来的人都没有谁认识楚寇廷使用的是青龙神剑。”

    幽冥王一笑,嘴里念着,“青龙现,火凤出,得者便可得天下!青龙令不出,太虚境不从,妄称天下亦无用!”

    黑逍王不解,问道,“幽冥王,这不是民间传颂的歌谣吗?莫非它和青龙神剑有什么联系?”

    幽冥王点了点头,“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凑齐那几样东西。如今我们已找到了青龙神剑和望海潮心曲,只要证明青龙令在楚寇廷身上,那就意味着我们很快就可以成功了。”

    黑逍王又问道,“幽冥王,你足智多谋,快告诉我该怎么证明?”

    幽冥王摇了摇头说,“黑逍王,现在不着急。你先去办一件事,把擎心剑派,古剑门的那几个人截下来,到时候我有用。”

    黑逍王疑惑,不过也领命而去。幽冥王冷笑,面具之下看不出任何表情。

    白府里一间房间里,楚寇廷盘腿而坐于床上,经过两天的调养,他感觉自己好了很多。

    唐清涵一袭白衣,推门而来。“大楚,不是不让你坐起来吗,又不听话了。”

    唐清涵白了楚寇廷一眼,把端过来的洗脸水放好,一边说一边拧洗脸帕。

    “清涵,”

    一个不留神,楚寇廷已来到她身后,在唐清涵转身时,直接搂住唐清涵。

    “一大清早这么不正经,快放开我,被人看见了多不好。”唐清涵脸上闪过一抹红晕,撇开楚寇廷的手,赶紧把门带上。

    楚寇廷一笑而过,然后倒了一杯茶,喝完之后,洗了把脸问道,

    “清涵,飞燕是不是又在研究菜谱?”唐清涵点了点头。“可不是嘛,她都快把整个白府的菜都做了。不过还别说,她的厨艺进步还是非常快的。”

    “真是难为她了。”想到雪飞燕从不食人间烟火的雪女,到如今整天泡在厨房里拼命研究菜谱。

    他吃是那么简单,可是雪飞燕的付出是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