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一一章 角色逆转

作品:《邪御天娇

    第一三一一章

    剑芒暴动而出,一道道光华颤动不已,繁花似锦,卷动不断,一次次冲击而出,让人心惊肉跳,叶楚此刻的战斗力展露无遗,很多人看着一道道山峰被叶楚的剑意直接削飞,他们都瞪圆了眼睛。

    手持器物的石林族强者,他的器物展现的力量绝对强过叶楚。每一次颤动,任由叶楚何等强势的攻击,都轻易的磨灭。

    但不管他如何做,都无法夺取主动。任由器物暴动再强的力量,都只能狼狈抵挡。

    因为叶楚的狐山秘法太过强悍了,石林族强者打定主意要抵挡这种秘法,可任由他如何坚定自己的心,都无法挡住他的蛊惑。

    有族器在手,叶楚无法完全蛊惑住他,但对方只要有片刻的恍惚,叶楚就能以雷霆手段攻击,剑芒暴动,贯穿日月的光华冲杀而出,找到气破绽攻击而去。

    正如叶楚说的那样,器物很强,但他却不是至尊。叶楚的剑芒贯穿而去,总能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

    要不是有器物在手,他早就被叶楚灭杀了。可就算如此,他只能狼狈的抵挡,难以占取主动。

    叶楚攻伐不断,根本不给对方机会,强大的攻伐覆盖他,逼的他不断以器物抵挡。

    “该死!”石林族强者大骂,他恨极了叶楚。因为只要他想要反攻,叶楚就动用狐山秘法,让他伤势主动的机会,并且定然会因为自己的恍惚,让他遭创。他就如同是一个靶子一样,不断的被叶楚攻伐。

    这种感觉十分憋屈,明明手中有至宝,并且这至宝能震杀叶楚,可偏偏发挥不了作用。

    “废材拿什么样的宝物都还是废材!”叶楚哈哈大笑,攻伐越来越凌厉,这种感觉让他十分爽,这就是他磨练自身的靶子,每一次强大的攻击都能印证自身。

    其他的修行者看着这一幕也愣在了原地,因为这让他们意外。手持族器的宗王境,此刻却只能沦落为靶子。

    “又一次颠覆了我的认知了,啧啧,手持族器的强者都无法奈何的了他了。”

    “叶楚真要成为这个世界的至尊了,天地大阵奈何不了他,手持族器也奈何不了他。两种这个世界的至尊手段都奈何不了他,还什么能奈何的了他?”

    “他这是要逆天了!”

    “太强了,叶楚真的要成为这个世界的至尊!”

    “看,对方的肩膀上又被叶楚贯穿了。已经被叶楚贯穿七八处伤口了,这样打下去,对方迟早要败叶楚磨死。”

    “这个世界,怕真的只有那个和叶楚交锋过的道帝才能和其一战了。”

    “……”

    很多人咋舌,看着叶楚不断的冲击出浩荡的力量,谁都看出来了,叶楚此刻是用对方磨练自己的招式。无疑,叶楚的招式施展的越来越娴熟了,这都是对方的效果。

    “叶楚,我要你死!”

    石林族强者大吼,手中器物千万道光华垂落,强大浩荡,有惊世逆天之能,足以灭杀宗王境了。

    这样的力量浩荡颤动天地,让每一个骇然。

    “看来你还是没吃够苦!”叶楚大笑,施展了狐山秘法,蛊惑的力量暴动而出,弥漫开来,牵引着修行者的元灵。

    对方的器物虽然抵挡,可却无法完全挡住,被渗透进几分,对方瞬间恍惚,那浩荡的力量瞬间一顿,借着这个机会,叶楚爆射的剑意从他的破绽处爆射而出,剑芒贯穿了对方的大腿,一个血洞出现。

    “啊……”

    石林族强者惨叫一声,身影连连后退,有着几分惊恐,手中器物颤动,挡住叶楚漫天而下的剑芒,可之前想要反击的力量,荡然无存了。

    血洞流淌着血液,他周身被血液浸染,伤痕累累。

    要不是他是宗王境,实力强大非凡,以这样的伤势,怕早就难以承受了。可宗王境毕竟是宗王境,能夺取天地造化疗伤,封住流淌的血液。

    只不过,石林族强者心生恐惧了,手持器物的他都不敢抵挡叶楚了,身影跃动,居然向着一个方向逃离了。

    他很清楚此刻的状况,自己只是叶楚的靶子,叶楚短期内杀不了他,但一道道伤痕磨下去,足以把他给磨死了。

    他听闻叶楚夺取了雨雾族的穿魂箭,再打下去叶楚很有可能在这里毙命,这是他不能承受的。

    何况,要是再次毙命的话,手中的族器也要落在叶楚手中,到时候谁能挡得住他?甚至叶楚都敢手持器物,杀到古族圣地了!

    想到这些,他身影跃动,向着远处逃离。

    “想要逃?”叶楚嗤笑,身影爆射,追逐而去。宗王境是一条大鱼,叶楚可舍不得放过,杀了这个人足以让石林族肉疼了,而叶楚要做的就是让对方肉疼。

    看着追逐而去的叶楚,每一个修行者都面面相窥,这太过让他们意外了。当初追杀叶楚的人,变的被叶楚追杀了。这是不是一个讽刺?

    特别是看着石林族强者手中手持的器物时,很多人神情更是古怪,只觉得好笑。

    叶楚追杀而去,各种攻伐不断,攻伐震动人心,剑芒凌厉,让很多拥有剑意的人惊恐,他们骇然的盯着叶楚,内心颤动不能自主。

    叶楚太强了,在叶楚意和道的舞动下,天地失色,涌动出难以想象的力量,浩荡卷动间,覆盖天地万物,一些被惊动前来围观的宗王境,都忍不住心惊肉跳,觉得叶楚虽然在法则境,但其意的强度已经超越了宗往往境。

    石林族强者却惊恐无比,因为这一路追杀而来,任由他何等妙术施展,都无法避开叶楚,反而在叶楚不断施展狐山妙术之下,一道道血痕出现,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身上有多少伤痕了。

    这让他憋屈,破口大骂,手中器物颤动不断,磨灭叶楚一次次攻击。速度也猛然的一提,向着一个方向逃离而去。

    这一幕让很多人大笑,觉得有趣,当然有一些察觉到石林族强者逃离方向的人,面色又古怪了起来,不由看向追杀石林族强者的叶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