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零八章 龙宇飞

作品:《邪御天娇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不可无。不是同一个阵营的,岂能随意让他们前来。要是他只是为了猎杀我们呢?要知道在月圆之夜,天门开启之时,修行者要是身死的话,其一身精华会化作他的符篆,变成实质的精华符篆,价值连城,无法想象,很多人不是为了进天门,而是为了猎杀修行者得到符篆精华。”帝国皇帝说道,“所以此行才邀请大家一起,希望大家同心合力,强者越多,对外界的震慑力越强。”

    叶楚这才恍然,难怪那一座座山岳都留下符篆宣布主权,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好了,这些天大家就都到山岳上休息吧,月圆之夜会有一场恶战。”帝国皇帝对着众人摇摇头,就率先去开辟的一个洞府,住了进去。

    叶楚倒是没有特意去开辟洞府,因为这座山岳上有前人留下的洞府,叶楚直接住进去了,庞老自然和叶楚在一起。

    “庞老,这里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你和我说说!”叶楚见只有庞老,有些话也好问,直接对着他说道。

    庞老说道:“这里的神奇我也不知道的太清楚,当年来过一次,只是未曾走入天门。”

    “未曾进入天门?天门很难进吗?”叶楚好奇的问道。

    “难也不难!因为月圆之夜,会有凶兽也前来这里,想通过山岳进入天门。月圆之夜时,凶兽汇聚,会对占据山岳的修行者攻击。那时候出现的凶兽可不是我们在一路上碰到的那些,而是有真正媲美我们的恐怖凶兽。当年我们占据了一座山岳,只是没有挡住凶兽的攻击,不得不放弃山岳,狼狈逃走。”

    “这么强?”叶楚咋舌,庞老当年敢来这里,实力肯定达到了烙印符篆的层次,如此强者组成的阵营都被凶兽杀退,想象都让人震动。

    “这一次陛下邀请了不少强者,应该是能坚持到最后。而且,这里在外围,不是深处,面对的凶兽攻击也不会那么强大。”

    “外围?”

    “对!三十六座山岳,最外面十八座是外围,里面十二座是深处,再进去的四座是内环,最中心那两座直接贯穿天地的两座是核心。最外的十八座,面对的凶兽攻击强度是最弱的,其次是深处的十二座,再次是内环。到内环的话,那些前来攻击的凶兽都强大的过分,都是荒兽血脉后裔,每一只都强大无比,符篆与血脉交融了,同级别的修行者难以是其对手。内环四座山岳,想要挡住凶兽的攻击几乎不可能。至于核心的两座,没有人去占领,因为谁都知道,占据了也无用,传言月圆之夜,有荒兽纯血脉的后裔出现在核心的两座山岳上。”

    “还有这样的事?”叶楚惊讶。

    “养精蓄锐吧,等你到了月圆之夜,就能见到其万兽奔腾的场面了。同时也是血战惊世的场面!”庞老说这话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心态、

    不过叶楚却眼神亮了起来,众多符篆强者一起交手,那场面确实震撼,叶楚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见到了。

    当然,没有人知道叶楚这个想法。要知道的话,定然会气急败坏。天人境强者一起交手,这是要打破天啊,他居然还期待早入来临。

    询问了一些关于庞老一些疑问后,庞老盘腿坐在那修行。叶楚见状,无奈的耸耸肩,走出了洞府,在山岳中行走、

    当然,叶楚也用着元灵感知四方,想要看出一些什么端倪。但这里除去每座山岳都孕育着精纯的各种精华外,并没有发现别的不同。

    但叶楚却知道这是假象,从这三十六座山岳所立的位置正好组成一个八卦图就能知道。

    “这里会不会和老头子有关系?应该不至于吧!”叶楚心中疑惑,老头子和八卦图有扯不清的关联,当初碰到几次八卦图,都见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特别是有几次见到八卦图,八卦图破时,都出现了一具和老疯子一模一样的尸体,想到这些,叶楚就觉得头疼。

    老疯子自从去神宫见了这几具尸体之后,就更加发疯了,鬼知道八卦图和老疯子到底什么牵连。

    叶楚每日在山岳中行走,偶尔见到一些品质特别好的大树,会把其斩断,把吸收了灵气和铁精华大的木料收起来,这样的材料他看不上眼,但帝宫却有些人需要。

    ……

    一众人或修行,或行走山岳,就这样三天过去了。

    而就在第四天到来时,众人却发现笼罩山岳的符篆居然被人攻击了,蛰伏的凶兽爆发出惊世的嗷叫,震动云霄。

    符篆所化的凶兽嘶吼不断,夺取天地造化,涌动滔天之力,直冲一个方向而去。

    但在下一个瞬间,在一声巨响对撞中,凶兽爆发的惊天之力消失,转而是另外一股力量笼罩而下,气势如虹,给人无限的压力。

    这种变化惊动了在山岳上的所有人,他们都飞射出去,向着异变的方向走去。

    帝国皇帝一马当先,面色阴沉,接下了威压上山岳的一招,冷眼看着站在对面的人群。

    叶楚同样到了这一处,在山脚下见到了一队人,这一队人目光灼灼的看着帝国皇帝,手中还有符篆闪烁,符笼罩周身,似笑非笑的看着帝国皇帝。

    “众位,别来无恙啊!”对方为首的一个修行者哈哈大笑道。

    帝国皇帝面色阴沉,死死的盯着来人,冷哼了一声道:“这座山岳我们已经占据了,朕不想被打扰,你识趣点就滚!”

    “滚?”来人笑眯眯的看着帝国皇帝,“是要滚,但不是我们滚,而是你滚!”

    一句话让在场的了都义愤填膺,怒视着着对方,特别是帝国皇帝,眼睛中都有怒火要烧出来。

    “这人是谁啊?”叶楚感知到对方很强大,心中意外,心想谁还敢挑衅帝国皇帝?

    庞老回答叶楚:“帝国皇帝的对头,另外一个帝国的皇帝龙宇飞!”

    “龙宇飞?很强大?”

    “很强,当初和帝国皇帝交手过,两人不分上下。”庞老说道,“那一次帝国皇帝动用了至尊血脉都未曾奈何的了他。”

    “这么强?”叶楚这才动容,看向了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