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2 逗逼魔头

作品:《邪御天娇

    “看来这青弥山与疯魔的关系很重,远不只是他们讲的那么简单……”

    叶楚心中暗想着,这里与疯魔关系不浅,可能也是镇压疯魔的一个地方,无数青弥山的先辈,以自己的血骨在这里进行封印。

    传说疯魔与老疯子长的一模一样,可能是老疯子某一世疯了之后,成为了疯魔。

    可是叶楚却觉得这个传说或许并不可靠,也许疯魔与老疯子没有什么关系,因为若真是如此的话,青弥山的人为何要一直守在这里。

    他们没有必要在这里死守,完全可以离开这里,另寻几处修行宝地,没有必要在这里死守,难道他们就不怕死?死后还要在这里进行封印?

    谷中尸骸无数,虽说经历了无数的年头,但是依旧可以看出这些尸骸还是比较坚硬的,并没有被这些死亡之气给化解掉。

    这起码可以说明,这些尸骸的主人曾经都有很强的修为,而且还有硬骨气修行意志很强,在这样的死亡之气面前并没有畏惧。

    或者是他们并不是自然死亡的,而是在化道之前,自行进入这死亡谷中进行封印。

    “确实是一群有大意志之人……”

    叶楚也很钦佩这些青弥山的前辈,为了后辈,可以如此义无反顾进入这样的死地,毫无畏惧,永世不得超生。

    他在这死亡谷转了起来,四周大量的死亡之气一直围着他转,试图侵入他的圣躯,进入他的元灵。

    但是叶楚的修为岂是这么弱的,而且他曾在恐怖的至尊死亡之气中呆过,这些死亡之气一时半会儿耐何不了他,甚至连他体表的圣者青气也无法突破。

    叶楚很自如的在谷中闲逛,很快便找到了这个山谷中最中心的一地,是一处千米的高地。

    这座千米的小山,完全是由尸骸堆起来的,在这堆尸骸的最顶端,竟然悬着一口十米长的黑色悬棺。

    “悬棺,大墓……”

    叶楚眼中一亮,远远的盯着这口黑色悬棺,黑色悬棺很恐怖,大量的死亡之气,都不敢接近它,只有一道道死气,被这口黑色悬棺不断的吸进棺内。

    “这是谁的棺?”

    叶楚眉头一紧,直觉告诉他,这口悬棺很不凡,里面或许有什么不凡之事。

    悬棺虽然不大,但是材料却令叶楚眼神凝重,因为这是吸尸木。

    吸尸木,这是一种鬼修士最崇拜的神材,据说在这种木材打造的棺材中修行,可以快速的吸食尸气,会以数十倍于平时的速度修行,乃是一种鬼修的无上神物。

    如今在这里出现了这样的吸尸木悬棺,难道那个悬棺里面,还有鬼修在里面修行?

    叶楚一直打开着天眼,却无法用天眼看到里面的东西,也不知道这吸尸悬棺中有没有鬼修士潜伏在其中修行。

    这里是死亡谷,谷中有着大量的死尸,尸骸,所以四周充斥着大量的强大的尸气,若是在这种地方有鬼修出现的话,确实是他们最喜欢的宝地。

    “轰……”

    就在这时,叶楚整个人突然就被击飞了,被一股黑色的煞气击中了外表,整个人被轰出去了上千米,砸在了一堆尸骸之中。

    在他的头顶,一只巨型的黑色骷髅魔头,在空中形成了,张着大嘴冒着森然的煞气盯着下面的叶楚。

    “你是谁?敢打扰本座修行,小子你是活腻了……”

    这个家伙口吐恐怖的人言,叶楚体表的圣者青光并没有消失,拍了拍灰从尸骸堆里升了起来。

    “哪一路的鬼修,竟然敢潜伏在我青弥山禁地……”叶楚沉声道,并没有显得多担忧。

    这个魔头怒道:“小子,赶紧离开这里,本座可以饶你一条狗命,不然你就等着变成无头尸吧!本座会吸光你的灵气!”

    “呵呵,胜了我自然会离开……”

    叶楚咧嘴笑了笑,身形一闪,整个人出现在了黑色骷髅头的面前,一拳便轰出了一片金色的天空,灿烂的金色圣拳以毁天灭地之势辗压了过去。

    “小子,你是自找的!别怪本座了!”

    魔头大怒,没想到叶楚还敢主动挑衅,于是乎两人便在空中不断的交换位置,黑色魔云和金色拳影互相交措,打的这死亡谷在不断的颤动。

    只是这谷中的动静,却无法影响到外面,这里被封印之后,无法传到外面去。

    “小子……”

    “你死定了……”

    双方大战了一百多回合之后,各站一边,魔头出现在了吸尸悬棺的上空,张着血喷大嘴,往外喷着一阵阵恐怖的黑色尸气。

    “你不嫌烦吗?”

    叶楚身上青光闪烁,拳锋上金色光点闪烁,咧嘴笑道:“竟然用吸尸悬棺,在我青弥山的禁地吸食死气,你才真的是死定了……”

    “什么!”

    魔头大惊失色,声音都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这是吸尸棺!此乃本座的无上神物,你小子这么猥.琐你怎么可能知道!”

    “你应该没长眼的吧?”叶楚嘴角一抽,这家伙的声音有很强的戏谑的成份。

    “本座不需要眼睛!”

    魔头喋喋怪笑道:“小子看你修行也不易!本座还是有怜悯之心的,快滚吧,本座决定饶你一条狗命了!”

    “你脑子是秀逗了吧?”

    叶楚有些无语了,这家伙挺自恋的,明明不是自己对手了,竟然在这里吆喝着让自己滚,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没脑子。

    “秀逗?什么玩意儿?”魔头显然没听说过这样的词。

    “小子,赶紧走!本座懒得搭理你,本座可是从不杀生的!”魔头又在驱赶叶楚,同时带着浓厚的尸气钻进了吸尸棺中。

    叶楚眉心一闪,一块黑色的玄铁,出现在他的头顶。

    “你,你是什么玩意儿……”

    “是人是鬼!”

    这黑铁一出,倒是把这魔头给吓了一跳,吸尸棺都抖了几抖,似乎对这黑铁十分忌惮。

    “乖乖的给本少出来,不然的话,后果你知道的。”叶楚咧嘴笑了笑,果然这家伙对黑铁很忌惮。

    “你,你到底想干吗?”魔头的声音从棺中传出,响彻整个死亡谷,“本座已经说过了,不和你这俗人计较了,你别不知好歹哈!一块破铁能吓到本座吗?”

    “呵呵,试试就知道了。”叶楚往前走了几步。

    魔头更紧张了:“小子,你赶紧停住,本座饶恕你的不敬之罪,你若是再往前十步,本座就真的发飙了!”

    “本座当年纵横九天十域的时候,你小子还在哪个犄角旮旯呢!”魔头的恐吓对叶楚来说,没有任何的威力。

    叶楚又往前走了一步:“往前十步才发飙?现在第一步了……”

    “小子,你别太狂了!当真以为本座不会大开杀戒吗?”

    “第二步……”

    “小子,你快停下来!等下就没有挽回之地了!现在还有机会回头!”

    “第三步……”

    “小子,你真的惹祸本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