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邪神-3092 痛苦

作品:《邪御天娇

    3092

    叶楚对她说:“你是指吸走你的红栾星力,还是替你解毒的事情?”

    “都有。”

    “我叶楚说话,从来都是说话算数的,尤其是对女人。”叶楚笑了笑。

    红栾低下了头,陷入了犹豫不决之中。

    叶楚继续在她耳边吹,传音说:“其实你也不用觉得有什么,我看你也是一个老实人家的孩子出身,苦出身的,经历了这些事情,也没有对生活绝望,没有想到做什么肮脏的事情,这已经很难得了。”

    “提出这样的交易,我确实是有些无耻,难免总是有些趁人之危的意思。”

    叶楚传音告诉她:“这样吧,你元灵中的毒我可以替你无偿的解了,送你一枚六阶还元丹。但是你元灵中的红栾星力,我除了和你共修能替你吸走之后,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你若是还想留着,那就留着吧,若是不想留,你再找我。”

    “你……”

    红栾有些意外,没想到叶楚会这么大方,直接给自己六阶还元丹。那可是神丹呀,这家伙说给就给,看来他真有可能是炼丹仙师了。

    “密室中的那家伙,其实也听不到我们的谈话,你现在就去自己化解毒吧,估计用不了几天就会∴∴∴∴,♀.☆.ne¢t没事了。”

    说完叶楚往她的眉心处,按进了一枚六阶还元丹。

    红栾的脸色立即红了起来,感觉全身都在灼烧一般,药力开始发挥作用了。

    “真的有用。”

    红栾大喜,这种感觉,就像自己得到了解药一样,而且比那些解药可强多了。

    她现在也顾不上别的,直接就离开了这里,自己去找别的地方炼化药力去了。

    “哎,那红娘子怎么走了?”

    白狼马这时候凑了过来,对叶楚挤眉弄眼道:“大哥我看这红娘子真是绝品呀,要不你收了她做我们嫂子?”

    “呵呵,那红娘子可不简单。”一旁的孝洁说。

    “有什么不简单的?就算再不简单,只要我大哥看上她了,她也没什么好傲的,在我大哥面前,都不算什么。”白狼马这屁拍的。

    不过还真是拍的叶楚有些舒服,一旁的孝洁低声说:“我当然不是说的那个了,而是这个红娘子的身份,应该是第九外城主,天苍的九姨太,只是不知道为何在这雪城中。”

    “第九外城主,天苍?”

    白狼马面色一惊道:“是那个着一头白发,白发都披到了脚后跟的老怪物?”

    “你还见过他?”孝洁有些意外。

    白狼马尴尬的笑了笑:“当年我带走你的时候,就曾经路过了第九外城,那老家伙还在那里拦过我,当时还伤了我一回,要不是为夫有黑天罗盘跑得快,还真就留在那里了。”

    “恩,天苍的修为,在天空之城中是最深不可测的一位。”

    孝洁道:“虽然他只是一位外城城主,但是向来与天空之城主城不搭什么干系,只是挂了一个附属的名字而已。他是第九外城一域的土皇帝,天空之城也不得插手那里的事务,据说连主城主都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境界。”

    “哼!都是装出来的!”

    白狼马不以为然的哼道:“再深不可测,也比不上大哥呀,那家伙只是击中了我一掌,还被我化去了大部分的道力。要是大哥全力打我一掌,估计我早就玩完了。”

    “别胡扯……”

    “世上高手多如牛毛。”

    叶楚欣然接受了白狼马拍的这个屁,不过确实是拍的有水平。

    也算是事实吧,现在叶楚若是要打白狼马,白狼马绝对是逃不掉的,他还没有这个实力从自己的手下逃走,就算是有黑天罗盘也不行。

    自己将空间一锁,他上鬼去逃去,只能乖乖的受死。

    一个小小的天苍,叶楚还真没有放在眼里,大概也不是因为修行的原因,而是因为对方的人品,就让叶楚打心底里瞧不上眼。

    自己娶了老婆,却转眼送人,被人家给下了毒,任人摆布。

    连自己的女人都不保护,而是故意将人家给娶过来,转眼就坑人,这种货色的人品可见一斑了。

    人品如此低劣,叶楚自然不会放在眼里。

    下面的这个密室中的所谓的师尊,叶楚也用天眼,早就感应到了。

    这个家伙应该是一位准至尊,而且是一位颇为强大的准至尊,可能是达到了二十五星左右的一位准至尊。

    比自己差了**星,自己要收拾他的话,也不在话下。

    对方在密室下面,布了重重的法阵,可能是受了伤了,又或者是在闭关。

    需要龙血这样的东西,但是法阵现在对叶楚来说,形同虚设,也不会将这个家伙放在眼里。

    “这女人是九九姨太,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白狼马夫妇二人,也觉得很不解。

    不过叶楚也没有和他们解释,自己和红栾的事情,还是要自己来谈。

    ……

    雪城,南部。

    一座地下密室之中,红栾吐出了一口浊气,通体闪烁着淡淡的神光。

    她兴奋的挥舞着自己的手臂,兴奋的喃喃自语:“我终于是解开了毒了,终于……”

    “终于……”

    “呜呜……”

    可能是这五百年太过委屈了,现在终于是不再身中剧毒了,她兴奋的难以自抑,掩面大哭。

    她从莫问价来到这里疗伤,炼化了叶楚给的六阶还元丹,发现自己不仅仅是解了毒了,而且阳寿也增加了近千年之久。

    “现在毒不存在了,我可以离开这里了。”

    红栾心中难掩兴奋,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以后生生世世也不再来了。

    可是她又停住了,她想到了叶楚对自己说的话,红栾星力的事情。

    “可若是红栾星力不除,我此生还是时时受威胁,可若是接受他的条件的话,我,我就得是他的女人了。”

    “不行,绝对不能出卖自己。”

    “没有必要,何苦要这么矜持呢,只要他将红栾星力吸走了,自己就可以离开他了,他不会强留自己的。”

    “这可说不一定,他难保不是什么坏人。”

    “可是他倒像是一个正人君子,事先就和自己把事情说得明明白白了……”

    “不可能是他故意的,抓住了你心理上的软弱,摇摆不定。”

    红栾脑子里面,好像有两个声音,正在不停的争辩。

    不停的将对方的想法给推翻,把红栾自己给搅的是一团乱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