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金盆洗手大会(一)(1/3)

作品:《江湖风云第一刀

李不负与何三七跟着那位衡山派门人,一同来到刘府。

刘府乃是一座大宅,墙高门宽,占地极广,门前点着四盏大灯笼,站着十数位刘府家仆,手持火把,撑着伞,正在迎客。

除了李不负和何三七以外,长街两头,还有许许多多的江湖豪杰正在涌来。

门口知宾喊了一声:“请进,奉茶!”

随后,那位衡山派的弟子便将李不负与何三七引了进去。

进去先是大厅,只听得人声喧哗,不下二百余人在此间分坐,各自谈笑。

李不负到了这里,虽是衣着光鲜,气质不凡,却没太多人瞧他;纵有的人将目色瞧过来,也是聚集在他身边那位何三七的身上。

群雄中有一人叫道:“这位不是雁荡山的何前辈么?”

何三七笑吟吟地与他见过。

而有了一人认出何三七,其余的人也便纷纷施礼问候。李不负这才知道,何三七原是一位颇有名气的武林前辈,只是平常惯隐于世,不慕名利。

二人走到大厅,那位衡山派门人又邀请何三七进到内府的花厅之中去。

“何前辈,请您到内厅中去,前辈们都在里面坐着。这位是您的后辈么?那便可以在这里歇一歇,马上就有人送上糕点和茶水了。”

他言下之意乃是内厅坐着的都是前辈高人,而李不负便要请在此间留着了。

何三七却笑道:“哈哈,大年贤侄,你若见过他的枪法,便不会这么说了。他的功夫俊的很,可不是我能教出来的。”

那位衡山派门人名叫向大年,也是与米为义一样,都是衡山派的二代弟子。

向大年闻言,请教道:“敢问兄台尊号?”

李不负道:“无甚尊号,只叫作李不负。”

向大年仔细想了许久,并不记得武林中有一号年轻的使枪高手是叫这个名字的。

可没等他想过来,何三七便接着说道:“若他都没资格进去,那我也不好意思进去了。”

向大年听他这么讲,只好将两人都请了进去。

他引着李不负、何三七二人,走向内堂,过了一条长廊,来到一座花厅前。

花厅中,上首有五张太师椅并列,四张都是空的,只靠着东边的一张椅子上坐着个身材魁梧的红脸道人。

两旁却坐着十多位武林前辈,年龄均是较大,有道士,有老尼,也有其他武林人士。

李不负倒算得上其间最年轻的人。

二人走至门口,还未见礼,便听见一个雷声般的声音响起,仿如晴天中打了个霹雳一般!

“你们华山派的令狐冲究竟藏在哪里?他是不是与淫贼田伯光混在一起,还劫了恒山派的仪琳师侄?我天松师弟所说,岂会有假?!”

何三七与李不负立在门口,静静地往里面望去,只见是那个红脸道人的侧旁还恭恭敬敬站着位华山派弟子,刚才正是这道人在发怒。

“你瞧见了么?那红脸道人便是当今泰山派的掌门天门道长,你和泰山派有什么误会,今日便可讲清说明。你与田伯光称兄道弟,想来那也不是什么严重的事。”

何三七带着笑意,悄悄对着李不负说道。他显是有意要帮一帮李不负化解这场矛盾。

李不负对他露出一丝感谢之色,点了点头。

而向大年见花厅内的情形,不敢贸然打断,便悄悄进门溜到了一人身前,附耳说了几句。

那人闻言,立刻走出,乃是一位身穿酱色茧绸袍子,矮矮胖胖,犹如财主模样的中年人,他道:“雁荡山的何三七老兄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何三七先亦笑着打了个揖,说道:“刘三爷风采依旧!”这位原来便是刘府主人,衡山派的刘正风了。

刘正风与何三七答过礼,又看向李不负,问道:“这位是?”

李不负道:“在下李不负......”

..........

李不负的话语尚未落地,已又有一道惊怒之声猛地响起。

“淫贼!是你?!”

李不负侧目看去,只见一旁坐着的有一位道人拍椅而起,正是昨日与他交过手的天松道人!

天松道人见到李不负,震怒难休,起身抬手,便挥动左掌朝着李不负打来。

“这小子便是在回雁楼上和田伯光、令狐冲称兄道弟的淫贼!定逸师太,你还不出手!”

李不负侧身刚避开天松道人的掌风;另外一旁,又有一位老尼姑当身站起,举掌拍来。

“淫贼,是你劫走了我门下仪琳?!”

何三七却未料到这是一言不合,立刻开打的局面,赶忙上前托住天松道人的手臂,又对老尼姑叫道:“定逸师太多日不见,脾气怎么还是这么大?!”

定逸师太叫道:“何三七,让开,不关你事!”

她的身法很好,右手一拍墙壁,凌空翻身,便到了何三七的身后,继续向李不负出掌劈去。

何三七又劝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江湖风云第一刀 最新章节第五十一章 金盆洗手大会(一),网址:https://www.52sodu.com/261/261037/52.html